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設計簡報第9期:APP軟件界面設計;“涌現”建筑學方法理論

2019-09-27 1954 0

iDESIGN簡報第9期

封面:Outline/輪廓

      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對 Outline 有過很好的解釋,我們在簡報第5期曾經提到過,詳細在他那本書中介紹過。

      通常我們說一個東西的輪廓,指的就是這個東西的外邊沿,而深澤直人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這個輪廓,也從中引出他的“設計輪廓”的思想。所謂另一個角度看輪廓,即輪廓除了是某個東西的外邊沿,同時也是當將這個東西移除后留下的空間的邊沿,而設計就是尋找合適的輪廓。一般來說單純去尋找某一東西的外邊沿是不得其解的,需要尋找的是環境留出的空間的輪廓,由各種要素組成的這個環境諸如人類情感、行為、空氣、光等等。深澤直人使用了拼圖來說明“設計輪廓”,在拼圖中我們可以按照拿起的一塊的外輪廓去尋找它的歸宿,也可以查看已拼好的圖塊中留下的空缺輪廓來尋找合適的一塊,而這個留出的空缺輪廓是由已拼好的圖案決定的,就像一個設計一樣,已由它的一些條件或者環境比如科技、文化、消費者、時尚、競爭產品以及那些無數我們暫未知曉的因素,而設計就是尋找到這個輪廓并切割出恰好的與之相匹配的一塊。而實際中設計師并不想去切割這樣的一個形狀,而是會增加一些自己的設計語言或風格之類的,這樣不管設計師自己是多么喜歡這個形狀,但實際是它不符合那個留出的空缺輪廓。而消費者通常也知道哪里有一個空缺,這也就是為什么他們看到一個好的設計會說“就它”。即使這個環境留出的空缺的輪廓很明顯,仍然需要優秀的設計能力切割出那需要的一塊,通常又是需要不斷打磨的。設計不僅要尋找這個恰好的形狀,同時也要考慮這個形狀的力,就像拼圖上即使兩塊不相接觸的也會有力的關系,深澤直人認為我們要盡可能的避免一個設計有太多的向外作用的力,將外輪廓不斷向外擴張,我們需要的是能和它的外界相平衡的有彈性的力。這些設計的輪廓,有的當我們努力尋找時它會逐漸浮現,而另外一些則會在我們日常熟知的場景中突然冒出來,或者說它們是看不見的真實存在,深澤直人使用了“星座”來解釋了這一點,人們看到星座的輪廓就是基于日常生活中的記憶,在獨立的星星之間可以劃出一條線,這種日常無意識的經驗正是設計的本質。設計師的工作就是抽取這些參數并描述出輪廓,連接起那些在黑暗中閃爍的星星,這些小圓點在連接起之前人們是注意不到的,但一旦他們看到連接起來看到這些星星之后,會被深深地打動。有時一顆星星的瞬間閃光會指向一條新奇的輪廓。同時由于參數會在時間軸上散布并且可跨越文化的寬度,所以輪廓不是扁平的而是立體的,根據觀察者不同的運動和感覺顯現呈變化狀的樣貌,因此,我們將輪廓認為是內含變化圖景的不變元素構成的穩定形狀,舉例說我們辨認一張桌子,不同人從不同角度看到的,我們會認為是相同的一張桌子。當元素很明顯與情形相符合時,即在所有日常生活中各種可能的參數中可以明顯識別時,輪廓就很快可以形成。通常從外面看一條輪廓是最容易的,當我們將手伸向一堵墻時會告訴我們碰到了一堵墻,而我們通常不會知曉墻是怎樣提供了一個手形的知覺。尋找恰好的輪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任何東西都不清晰,就像在沙質海底的比目魚一樣,只有在運動的時候才顯現,只有動起來的時候輪廓才在“此時”和“此處”出現。我們想抓取未見到的材質,我們伸向圍繞著可視物體的空間,我們通過無法感知的線來確定網絡的連接。設計既不是將目標定為展示那些看不見的東西,也不是去培養任何過分敏銳的意識不管大眾是多么的愿意接受,所有設計師需要做的就是在給定的條件下需要恰好的輪廓。沿著圍繞著我們的空間走,周遭的存在映入眼簾。在稀薄的空氣中畫一條與周圍空間沒有關系的輪廓線,就像看著天空描繪出一幅想象中的圖像即使看不到一顆真實的星星。但是,促成設計的輪廓的參數是非常真實的以及平常的,對于每一個人可感知的體驗,也就是為什么我們都已經知道了輪廓,但只是還沒有實現它而已。——《Naoto Fukasawa》 Naoto Fukasawa

      上面是深澤直人的輪廓說,也可以看作將它看作是一個設計方法論,從環境留出的空缺中去尋找設計的輪廓。而我們這篇文章也將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認識“輪廓”這個詞。

      一個好的設計或者好的產品必須要有清晰的輪廓。

      在這里,輪廓這個詞包含的意義有設計或者產品的形象,我們嘗試對這個詞的探索來發掘一下其中豐富的意義。我們認識一個物體,往往都是從它的輪廓開始的,而我們表達一個物體也是從輪廓開始的,這一點遠古的壁畫或者兒童畫可以作為一個佐證。但是在日常之中,我們并不會有意識的去關注某一物體的輪廓,我們對物體的感知以及與物體的交流,它的輪廓進入了一個潛意識的層面,只有條件出現將意識注入其中時,它才會浮現。比如我們喝水,并不會去注意我們剩水杯子是什么形狀,而實際上只有杯子的形狀才表明它的存在,我們在感官上與杯子的形狀交流是隱含的,比如隱含在手的觸感之中,比如說日復一日形成的手感,而只有當我們有意識去觀察這個杯子的時候,它的形狀或者它的輪廓才成為我們與之交流的主體。在日常生活中,物品對于我們來說并不都是藝術品而沒有經常性的觀察欣賞體會的過程,所以輪廓主要埋伏于潛意識的感知覺之中。

      如果我們將這個詞應用到產品和設計上,我們首先需要對它的概念進行抽象,而不是簡單的停留于字面意義,比如說工筆畫有輪廓而水墨畫沒有輪廓,杯子里的水有輪廓而河流或大海中的水就沒有輪廓。我們平常也會說“這篇文章有輪廓”或者“這個人物塑造的很有輪廓”之類,如上一段所說,輪廓是形象的一個外圍,結合深澤直人對輪廓的描述,這個形象的外圍是物體和環境(背景)的界線,而我們說的“好的設計或產品需要清晰的輪廓”就是指這條界線需要明確有力。比如說一個杯子,清晰的輪廓不是指物理上它一定需要很明確的輪廓線比如直線,而是指這個杯子之所以為杯子而不是被子的根本在人們感知中的一個強化,當然物理上有清晰的輪廓也能加強它本質上的輪廓感,就像我們要設計一個可愛的東西,在上面印一個卡通的圖案也不失為一種手段。

      我們說一個設計或產品的形象,指的是這個人們對這個設計或產品感知的綜合,形象包括可傳達的、可描述的、可感知而不可描述的、甚至是某些看似不可感知的,那么什么是這個形象的輪廓呢?形象的輪廓對外來說是將這個設計或產品從它所處的背景中區分獨立出來,對內則是將這個設計或產品的唯一性表達出來。這里說的將設計或產品從背景中獨立出來,和我們說的設計要融入生活甚至深澤直人說的謙遜的設計是不相矛盾的,比如一個杯子再謙遜也不能在我們想使用的時候找不到,也不能謙虛到放在市場上眾多的杯子中它完全被無視,所以這里說的輪廓就是它的識別性,加上輪廓對內的意義,總起來說,輪廓在這里可以概括描述成“唯一的識別性”,即是說一個好的設計或好的產品就必須要有清晰的“唯一識別性”。

      當一個產品或設計有著非常清晰的輪廓的時候,我們會說它自己能夠跳出來,而反之,則會讓我們不知所謂或者摸不著頭腦,平時我們也會說好的創意可以用一句話說清,即使一句話說不清,至少可以通過簡短的描述將其訴說清楚,因為這個簡短的描述對于他人來說也許就是全部。在 Be Cool 一文中曾說到一些國內分析twitter或者Facebook都很詳盡“透徹”,但是他們自己做的網站就是讓人摸不著頭腦,我覺得問題除了“不 cool”這個感性評價之外,就是他們的產品沒有清晰的輪廓(實際上cool就是有清晰的輪廓)。我覺得 Zune 到 Zune HD 的變化之中,我們可以感受得到那種作為 Zune 的輪廓的加強(這也包括和 iPod 相區分開這一點,因為對于 Zune 來說,iPod 也是它所處的背景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也可以比較一下 iPhone 以及被 iPhone 帶的暈頭轉向的相關產品尤其是在早期,iPhone 的清晰的輪廓當然除了本身之外,還有作為一個先行者或者開拓者帶來的條件,比如媒體,更加增強了它的輪廓的清晰性,而那些 iPhone 后繼者,有哪個手機留下深刻印象的沒?或者哪個我們可以很簡短并清晰描述而出的,可以看看中國移動推出的幾款新機子,有的甚至看了一下外表就沒有耐性去查看更詳細的東西了。對于非開拓者,以競爭者,或者某種程度上來說勢必擺脫不了模仿借鑒來說,追求產品的清晰輪廓尤為重要。因為對于消費者來說,有概念或者類別的定勢,比如說你即使不是做一個 iPhone 的追隨者,你很容易被人們歸入那一類之中,除非產品能夠將你的本意清晰傳達給消費者。關于類別的觀念定勢我們可以看一下一些陷入“已有類別”的產品,iPod 人們就用 iPod 來稱呼,而不是 mp3 或者 mp4,對于 iPhone 人們也不經常用“智能手機”來稱呼,而 Apple 自己介紹產品也不會去使用這些類別名稱。而看一下其他主動投入“已有類別”的產品,比如 Netbook、Tablet、電子書閱讀器、Pocket PC、MID、UMPC……,有多少記得的產品呢?因為一個產品首次面對消費者以歸類開始,那么它的“唯一識別性”就被削弱了甚至扭曲了,而如果在設計立意的時候就已經去歸類了,就從本質上決定了它作為一個個體的輪廓清晰性將被削弱,就像將熔液倒入了一個公模。

      我尤其喜歡“打磨”這個詞,好的產品是打磨出來的,清晰的輪廓即“唯一識別性”也是要靠打磨的,從內涵到外在。

《iDESIGN 9》


thisisnthappiness

this isn’t happiness

      this isn’t happiness 是一個圖片類網站。我喜歡瀏覽圖片類的網站,尤其是經過選擇的,經過有標準選擇的,所以我喜歡 FFFFOUND! ,也喜歡 this isn’t happiness 。Tumblr 上有很多不錯的博客,設計師使用也很多,但由于它早已被墻了,我們看起來很麻煩,所以發現好的博客也很難。由于現在翻墻已經是常態,所以有機會可以在 Tumblr 上尋找尋找,對于不樂于翻墻的人來說,你可以訂閱這些博客,因為多數博客的圖片地址還是未被阻擋的,比如 this isn’t happiness 的 RSS 地址就是這。這個博客收集了非常高質量的圖片,很多都是上世紀的舊照片或圖片,雖然基本是美國的過去,但是有些東西還是能找到相通的地方,畢竟全球化也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我們可以看到那個年代的設計,那個年代的產品,那個年代的風情,包括那個年代的P0rn(經過時間的醞釀,在現在看來那已經不是單純的誘惑了,而且似乎可以反襯出互聯網將P0rn的藝術性擠出了舞臺)。瀏覽是一種絕佳的休閑。


Mobile Market

中移動 Mobile Market 上線

      上圖是 WAP 版 Mobile Market 軟件商店S60平臺的界面,Mobile Market 可以查看他們的網站,一家眼里只有錢的公司做的自己的 App Store,你可以體驗一下 Mobile Market 的界面設計,以及觀察一下內容。我們前文《中國當今大眾審美,征文及討論》,或許我們可以從這些大集團大公司或者甚至國家級的(比如gov.cn)這個角度出發,去探討一下大眾審美,但還是覺得不太合適,因為它們看上去連大眾線還沒有達到,Let’s F××× the Corporation。


Nokia Booklet 3G n900

Nokia 的新招

      一篇是關于 Nokia N900 的詳細介紹,另外一篇是 Nokia 官方發布消息進入筆記本市場,Nokia Booklet 3G 10.1寸的 Windows 迷你筆記本。Nokia N900 采用了 Nokia 互聯網設備的 Maemo 系統,而不是它智能手機的S60。相比于其他公司,在 Apple 推出 iPhone 之后,Nokia 的步伐總是不緊不慢,看起來既像老大風范,又似邁不開步子。但是我想即使 Nokia 沒變,消費者還是變了,就像我們封面文章所說“類別的煩惱”一樣,Nokia 的手機(S60)看起來就是“智能機”,而不是像 iPhone 那樣有了新的共認的“輪廓”。在這個 Nokia Booklet 3G 筆記本中是否可以看到一些 MacBook 的影子呢?即使沒有,我想人們還是會將它歸類到“Netbook”上吧。


emergence

emergence / 涌現

      crusader 的一篇介紹“涌現”的文章《“涌現”:建筑學方法論焦慮的解藥?》,“建筑理論家弗蘭普頓(Frampton)曾經委婉的指出當今的建筑學社區已經失去了理論引擎。而建筑學的理論匱乏正導致了建筑設計實踐的方法論饑渴。建筑創作對一個雄辯、強大的生成邏輯的空前渴望其實正暴露了建筑學的“道”與“器”的常態性的時空隔閡。在當前的方法論真空中,“涌現”(Emergence)理論乘虛而入,已經成為建筑師社區表達先鋒性的技術暗語”。

29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4399欢乐斗地主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