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設計簡報第6期:雜志設計;枕木峽上的步行橋

2019-09-24 1941 0

iDESIGN簡報第6期

封面:我們來自哪里

      90年前,包豪斯學校(Bauhaus)成立。上周,一個名為“Bauhaus: A Conceptual Model” 的展覽在 Martin-Gropius-Bau 展覽大廳展出,這是最大一次的包豪斯回顧展,總共有1000多件學生和教師的作品參展,包豪斯創建人和第一任校長 Walter Gropius,而展覽地的建筑由 Martin Gropius 設計,Walter Gropius 的 Great-uncle (叔祖父?),同時這個展覽廳也位于原蓋世太保的總部以及柏林墻的旁邊,今年也是柏林墻倒塌20周年,所以這個展覽同時也是紀念這一偉大的歷史事件。關于這個展覽的一些介紹及圖片可以見紐約時報以及designboom。

      對中國的工業設計來說,包豪斯可以認為是祖師般的開端,因為我們的工業設計是從教育開始的,而工業設計教育又是以包豪斯為模板的,確切說是課程的設置照搬自包豪斯,諸如三大構成、人機工程等等。但是,真要讓我們說起包豪斯來,我們很難說清包豪斯是什么,或者我們學的真的就是包豪斯嗎?

      如果我們回過頭去看,很難明確理清今天所從事的設計是怎么過來的,或許感覺上是空落落的,就像被氣球吊到了空中,看不見也辨不清走過的路,就沒有可能去反思自己的成長,也就無法對未來作出確切的判斷。

      我們設計能力的提高,來源于何,還是只是一種技法上的熟練?軟件的熟練?或者設計作品集看得多了?還是來源于某一個設計師前輩的啟發?伴隨年齡的增長的自然成長?如果我們對不遠的未來沒有了方向,或者看不清腳下的路,就應該回過去頭去看看走過的路,對其重新認識或者反思,否則就如乘坐著氣球吊籃,隨風漂游。

      或許某些東西,我們現在確立的確認的,諸如我們看得清的當下的路,比如某種設計觀點,某一種理論或者某一種技法,開始于一種憑空建設,因為當時并沒有對其作辨認認識后的認同,而只是一種單純的接受。基于一種憑空的基礎,也是正常的,因為對于設計,我們并沒有一條線性的道路,開始于一無所有或者一無所知,我們只能先接受一切,但是如果不回過頭去再認識和檢驗,不僅是危險的,同時因為沒再落地,讓自己永遠住在海市蜃樓之中。

《iDESIGN 6》


Looking backwards,moving forwards

 

往后看,朝前走

      Michael Johnson 的一篇文章《Looking backwards, moving forwards》,題目意思上和我們封面文章有點類似。這篇文章講述的是平面設計中風格的更替以及再現,上面兩幅圖片是30年前(1979年)的設計雜志,但是它們看起來卻非常符合現在的時尚。文章中說到了一個三十年周期的循環,如果現在去翻10年前的設計,會感到厭煩,而看20年的呢則感到可怕,但是看30年前的呢或許會從中發現一些有趣的東西。

      我們封面文章主要圍繞著個體反思這是范圍,而對于一個成熟的設計整體(比如平面設計)來說在一些表象上(比如風格)或許有一個反思以及再創造的周期。順便可以看看剛改版的 Design Observer 新一集圖片收藏——一些老雜志的經典封面,尤其是幾本時尚雜志的,似乎能襯出現在的粗俗套路。


lo<em></em>ndon 2012

 

兩年后,你會倫敦奧運會標志的看法

      倫敦2012年奧運會標志離首次發布已經過去幾年了,在滿一年的時候我們也曾經討論過一年之后的看法。現在在 Ben Terrett 的 blog 以及 Branding Strategy Insider 都有對這個標志的再討論,現在這個標志已經在更多的載體上開始應用了,不再是當初單純一個標志的形象。基本上還是愛憎分明,但是喜歡或者接受的人群越來越多。

      從我自己的看法來說,我喜歡它的破壞力,尤其對于視覺設計的認識還處于初級階段的我們來說,對視覺設計和品牌傳達狹隘的認識,或者就是按照著一些模板畫葫蘆的現狀,我們需要一些突破性的榜樣。

      剛好有一個比較的例子,雖然在背景上有一些區別,但非常現實的可以對照出這種認識的差異,7月31號,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了他們網站標志征集的結果,我們可以看一下他們的介紹:“該標識由齒輪、藍色寬帶橢圓組成:齒輪圖形,是典型工業的標志,藍色寬帶橢圓代表信息化;整體上形成一個“e”字母,代表網絡。標識代表的工業、信息化、網站等要素,語意完整,主體形象使用圖形“齒輪”構成標識基本型,具有典型性、強烈的識別性。藍色橢圓形與紅色圖形并行、交匯,形象靈動,產生時代感、高科技感。同時形式上紅藍對比,使得造型鮮明,形象感強烈,點、線、面相互配合,顯得標識優美、精致、流暢,整體形象充滿活力。因此,這是比較符合我部特點和實際的一個網站標識。”當初人們評價倫敦2012年奧運會標志的時候說這像一個剛學會PS的學生做的作品,那么我們來從工信部的介紹中猜測他們對標志的理解,或許就像我們剛開始接觸“設計”這個詞時的想法,雖然在這一個標志上課比較性或許沒有一個融合度很高的參照面,但是它確實能代表我們現在整體對視覺設計的認識和理解。


IDEA 2009

 

IDEA 2009 結果揭曉

      IDEA 2009 結果揭曉,1631件作品申請,31個金獎,47個銀獎和72個銅獎。三星以8項列企業類別第一,Apple 7項居第二,DELL6項第三。設計公司 IDEO 以8項獲獎列第一,之后是4項的 NewDeal Design,3項的 ASTRO Studios、frog design 和 fuseproject。


Jurg Conzett

 

建筑工程師康策特

      城市筆記人最近的一篇文章,介紹了康策特(Jurg Conzett)與枕木峽上的步行橋(Traversinersteg),從卒姆托的2000年世博會瑞士展覽館說起,非常詳盡的介紹了康策特的枕木峽步行橋,最后在評論中翻譯了康策特為卒姆托的2000年世博會瑞士展覽館寫的說明,詳細見這。

      也許我們一時半會無法了解這幾個建筑中的結構設計的精義,但是我們可以感受到一些精神性東西的啟發,也就是我們在推薦《城市筆記本》前文《每一天,為發現自己的無知而感到興奮》 說到的一些,對自己追求專業、學識和素養的啟示,文章中提到了和哈迪德的建筑的結構的對比,如果說來對比我們自己,或者我們周圍產品設計中的結構設計(有些其實可以稱之為就是CAD軟件建模),我們似乎可以感受到像康策特他們是從一種嚴格的專業訓練中精煉而出,比如說制圖的訓練等,而我們就像找軟件中粗略的搭建個模型一般。他們可以激發我們對“藝無止境”的追求,當然我們可以從這篇文章中獲取更多的啟發,另外城市筆記人接著介紹了貝倫斯那著名的渦輪機車間的一篇文章貝倫斯心中的穩定性,工業設計史現代部分最早的一個例子,這個建筑會在很多書上出現,或許我們并沒有去了解過,只知道大概的樣子,這就凸顯了我們封面文章說的反思走過的路的必要性。


Natural Surfacing

 

Alias 建模教程:自然的建面

      前面 Devil in the Details 教程的作者,Teague Design 的 Joshua Maruska 又一個詳細的 Alias 建模教程,以類似Nike手表為例,介紹流暢曲面的一個建模過程,也適合其他諸如 Rhino 建模的參考,每一步都有詳細的介紹,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一些可供參考的方法或者Tips,而是如上面講的一種追求正確完美的素質,不是“看上去差不多”就可以了。我們開始時說到了我們的工業設計教育是照搬包豪斯的,而實際上只是課程表,課程的執行也是“差不多”,缺乏的就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專業能力和素質。

8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4399欢乐斗地主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