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設計簡報第5期:電影片頭設計;墻藝術

2019-09-23 1802 0

iDESIGN 簡報第5期

封面:Be Cool/Be Small/Be Local/Be Anonymous

Be Cool

      如果要選這兩年最酷的網站,無疑是 twitter,雖然對我來說使用最多的不是它而是 friendfeed。前后也看了不少人寫的關于 twitter 的文章,有的是一大套的分析,諸如求證這是一種發展規律的必然性等等,有的從各種背景資料出發,試圖回過頭去揣測 twitter 的遠見,等等。當然其中文章也有它價值的地方,但我不太贊成那些用一個假象的理論框架去套這個成功的產品,從而使用這個框架來作非常重要的指導,而這個理論框架的合理性甚至正確性(有時會上升到唯一正確性)就是“套”這個過程是行得通的。因為這樣一個過程很容易忽視一些根本的東西,尤其這個根本的東西看起來是很淺表的,而當來作指導的時候,就會陷入模仿,或者照虎畫出一只貓。比如我認為 twitter 的成功就是因為 cool,cool 不是一個理論,所以它沒有明確的指導意義。為什么我們周圍的創新都陷入模仿的困局,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在追求那些“框架”理論,即我們這里說過的模板化的創新思維。我們不缺各種“規劃、布局、系統化、多功能化……”,唯獨就沒有“讓我們就做一個很酷的東西吧,哪怕看上去像狗屎”(這也是一種浪漫主義)。目前我們見到更多的還是分析這分析那(facebook,sns),假象出一個宏偉的框架,最后做出來的還真是狗屎——當然是不酷的狗屎。這不是否定分析的價值,而是對模板化的創新思維的質問,要打破這個模板的禁錮,就是 Be Cool。

      從傳統中的重謀輕技,到現在忽視這種看似偶然性的創造力,是否是因為我們的個體性一直被壓抑這個原因呢?這里強調 Be Cool,并不是否定框架,而是因為前者的缺失使得后者被曲解,甚至缺陷掩蓋了它的優勢。更糟糕的是,“模板化思維”帶入了 Be Cool 的過程中,我們學著去 Cool,但是這個 Cool 仍然不是從自我解放中滋生,不是基于性格,而是一種風格上的描摹,這樣 Cool 就成了一個新的框架。這其中有積極的成分,但按著別人的腳印去走路,無論其中的積極成分發揮怎樣大的作用,只能說“走路的姿勢扭的很酷”。

Be Small

      “我以后要做大企業家!哪一方面都可以,但一定要大!大吃小,小被吃。” 這是《長江7號》里面的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臺詞,配合上演員的表情。這句話也是中國企業的普遍價值觀,沒聽過那個企業說過“我不想做大”,有多少企業倒在“做大”的過程中,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中國生產力現狀決定的,以規模取勝,不像發達國家的小型技術公司那樣,那么這些“做大”的企業或者說“大企業”有哪一個他們的產品是你真心喜歡的呢?(相關這一點在 iDESIGN 上關于品牌時曾討論過)甚至有這樣一種感覺,如果一個中國企業在費盡心思打造自己的產品,這家企業極少可能是一個大企業或者說一家有雄心壯志的企業,因為中國夢就是“500強”啊。但是時代變了,互聯網或者信息化解放了生產力——從單純匯聚形態走向分散(借用一個術語就是“去中心化”)。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大”開始瓦解,“小”開始叢生,這些“小”或許想做大,但不再有像《長江7號》里小女孩的那種志向和口氣。

      回到創新和設計上,再拿 twitter 來做一個例子,假象它生在中國互聯網,也是以 cool 開頭,當獲得第一步成功之后,它會長成什么樣子?或許會比 Vista 還復雜了,更不用說會把有人氣的功能削減,不會增加功能或許還有“懶”或者“坐享其成”的可能性,但“削減”不是拿自己開刀嗎。在設計過程中,這是一個經常觸及的問題,當一個好的點子開始,各種“這樣不錯,那樣不錯”就多了起來,不斷的增加,而在抉擇的過程中很難放棄一些不錯的附加,從而選擇了如何融合,而很少去考慮剔除。而當這種“增加”只是作用于廣度而不是深度上的時候(關于設計的深度可以見 iDESIGN 第2期最后一篇),就出現了“做大了但是沒意思了”這種情況。

      連接起上面說的“重謀輕技”的傳統,Be Big 的思路和重原型以及 Thoughtless Acts 等是相背的,而設計不可能是一本哲學書,那么就是一味的深思熟慮以及做大的思維很容易帶來中間鏈條的脫節,比如和消費者之間的關系,消費者無法與你的設計溝通,或者是帶入了我們那篇關注設計縱深度中說的第一種類型——死胡同。

Be Local

      Be Local 我們在介紹 Campana Brothers 的工作室照片也提到過,他們的工作室既不是一般想象中的那種寫字樓,也不是那種廢棄軋鋼廠改建的“創意工場”,就很普通的一個房子,他們這個工作室也非常符合他們的設計風格,在 iDESIGN 上也有過討論,引用他們的一段話:“一開始我們就努力將巴西隱藏的一面展示給世界——有些是巴西人并不以為榮耀的,我們有勇氣將巴西的現實作為生活和文化中有詩韻的美學元素,也許就是這一點讓其他國家的人認可我們的設計的原創力。不管如何,我們絕不會做什么極簡主義巴西或者簡單的從其他文化范例中拷貝而來……”

      Local 在這里不單指“全球化、本土化”里面這個本土化,而是一種草根的心態,所謂草根,就是生長于泥土的。如果拿這一個問題去問設計師,你未來的自己的工作室或者公司會是怎樣?大多數會給出上面兩種答案,要不就是高檔的寫字樓的感覺,要不就是那種非常有藝術氣質的,這也和上面說的模板化一樣,因為有樣板的影響,實際上沒有規定設計工作室就一定得這樣。

      當一個人的思想脫離了他的軀體,叫做“靈魂出竅”,把這種關系映射到設計和創新上,就是脫節,包括“眼高手低”、“概念上的”、“脫離自我”等等。當我們還沒有真正認識自己所處的“Local”的時候,往往把自身和某種樣板的差別作為一個等級的差別時,當樣板是一個沒有根基的東西的時候,它的代表性是虛偽的,那樣帶來的結果就是那篇文章評論中貼得那種情形:”一杯DJ,加一點SALT,不要SUGAR。”

Be Anonymous

      Anonymous 是匿名、不記名或者無名氏的意思,通常談論設計時說到 Anonymous 通常是關于設計簽名的問題,但我們這里不是關于這,這里說的 Be Anonymous 是為了抵抗主流的吸引以及主流對于多樣性的破壞。

      主流有著非常強大的吸引力,可以讓別人投懷送抱。一旦個體被主流吸引并抱團同化,與這個個體的獨立性捆綁在一起的多樣性就消失了。我們可以從周圍以及影視作品中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情形,一位小弟因為自己的特色引起了人們的關注,然后各種關系開始產生,一個大的組織就開始招安,被招安后的小弟就同流合污,就不復當年猛了。那么為什么不說“Be 獨立”而要說“Be 無名氏”呢?因為這個主流的吸引中除了歸屬感之外,有“名”的部分,為什么追求這個“名”,因為沒有看到自己作為“無名氏”的真正價值。這里的“名”不是指名利的名,而是一種類似符號的東西,有象征性的東西,比如“好的設計”的代名詞。簡單舉例,就如手繪,很多人人無意識畫著畫著就畫成了某一種被主流認識的風格,就是這種無意識認同,是對主流的投降,否定了自我探索的可能,也讓多樣性稀釋了一份。

《iDESIGN 5》


one and other

 

One & Other

      The Fourth Plinth ,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展覽項目,展覽地就是一個柱基。第四柱位于倫敦特拉法加廣場西北角,1841建成,但由于資金短缺,未能按計劃中在這個柱基上放置雕塑,就一直空著,1999年皇家藝術學會建議將其作為一個藝術展覽場所,而后由市長負責,10年間展出各色各樣的作品。過往的作品可以見倫敦政府網上的 The Fourth Plinth,也可以見衛報的一些跟蹤報道。

      目前展出的是 Antony Gormley 的 One & Other,這個項目從7月6號開始持續到10月14號,100天2400小時,將有2400人登上這個第四柱,在這屬于他/她的一小時可盡情展示(想怎樣就怎樣),而且我們可以通過網站實時觀看。同時衛報的網站上也有詳細的報道,比如一些精選的表演。 Antony Gormley 認為這個項目挑戰了一些通常想法,即只有一些人,一些英雄或者那些為國家服務的人才有資格登上第四柱。


花樣年華片頭

 

電影片名靜幀合集

      我們這里曾經貼過一些優秀的電影片頭設計,也有專門介紹電影片頭片尾設計的好網站 The Art of the Title Sequence。而這個 the Movie title stills collection 有特色的是它關注的是片頭的靜幀圖像,確切說是出片名那一刻的圖片。這個網站收集了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一直到當前。這一張圖片相對于整部電影來說,在數量上來說是,或許就是其中的一幀,信息的含量非常有限,但是我們從這些優秀的設計中可以看出它的一些代表意義。更有意思的是當一個年代一個年代看下來,就如同看一部設計史。


art of wall

 

      這是通常的墻,而不是我們一看到就想到的“GFW”。一個題為《scratching the surface》的主題展覽,將墻作為交流的媒介載體。或許在“GFW”上我們也可以鑿出這樣的作品。


深澤直人臺灣講演

 

深澤直人臺灣講演

      深澤直人到臺灣做了一個講演,你可以在這和這找到一些演講記錄。

      深澤直人這次演講的主題是融入自然的設計,自然是指“自然而然”的自然,提到的輪廓線(outlines)在他的那本書中有介紹(即一個產品的外輪廓即是包圍了這個產品,同時也承接了周圍環境,對于環境來說,這個輪廓是產品勾勒出的,對于產品來說,這個輪廓是環境預留出的),我的理解是這是一個切入點,或者是一個視角,從這樣一個視角去看待,產品和環境就產生了一種基于形體之間的相融關系。深澤直人還提到了原型 (archetype,不是樣機的那個prototype),這個原型可以簡單理解為“這個物品的原本樣子”,一種稍微上升到哲學的概念,即這個原型是脫離于個體的認識,輸入大眾甚至是唯心觀念上的原本,如果放置于設計中,我們可以稱這是“這個物品以及大眾對這個物品認為的’其中唯一‘”,簡單說就是人們集體無意識的對某一種物品的理解,當然大眾通常不會詳細描述而出,他們不知道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怎樣的東西,而設計師可以將其發掘出,當放在大眾面前,大眾會說“這個東西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好的設計就應該在人們的內心中尋找這種原型 (archetype)。深澤直人還提到他工作時候不是用眼睛來看,而是用眼睛來感覺。其他的見上面兩位朋友的記錄。

30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4399欢乐斗地主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