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設計簡報第13期:AIGA 中國網站設計;丹麥癌癥學會輔導中心

2019-09-30 1792 0

iDESIGN簡報第13期

封面:象征的消失

      廣州亞運火炬形象公布了最終的兩個票選方案,分別是《潮流》與《進取》。我們不去討論火炬的設計,而是來看一下設計說明,我們從網站介紹中提取一些詞語:

      融合、吸收、彰顯、寓意、象征、豐富、增添、采用、體現、采用、象征、源于、采用、包裹、象征、烘托、喻示

      如你所知,這是絕大多數設計說明的套路,上面使用最多的一個詞就是“象征”,如果將其他“寓意、彰顯、體現、喻示”換成“象征”也表達了一樣的意思。所以我們來看看“象征”這個詞,我們不妨使用“象征著”來作為關鍵詞來搜索,看看一些結果。

      谷歌網頁搜索:“黑色象征著什么- 搜搜問問”,“奧林匹克圣火,象征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正義。”“綠色象征著活力與生命!生生不息!”“GAP是美國家喻戶曉的歷史性品牌,象征著自然、舒適的休閑風格”“真品狼牙,髀石佩帶象征著勇敢團結,辟邪保平安”“象征著中國的起飛–首都機場三號航站樓首日通航記”“天蝎座本身即象征著偏財”……谷歌的相關搜索關鍵詞:菊花象征著什么,荷花象征著什么,蘭花象征著什么,梅花象征著什么,牛象征著,福娃象征著什么,奧運五環象征著什么,奧運圣火象征著什么,牡丹象征著什么,五環象征著什么。

      谷歌資訊搜索:“車輪中間綴以紅色五角星,象征著工人階級的領導。”“老孫說,這是他為新中國60歲生日的獻禮,車座是鴿子造型,象征著世界和平。”“中美國旗迎風飄揚,象征著兩個偉大國家的友誼與合作,現場氣氛熱烈祥和。”“六只巨大的象征著喜慶的紅色熱氣球拉升著一面巨大的國旗,緩緩升上了黃浦江上空。”“從人民英雄紀念碑出發,并且踏著紅地毯前進,這象征著我們革命軍隊,接過烈士手中的鋼槍。”“橢圓是地球的形狀,象征著長城汽車不僅要立足于中國。”

      我們也可以在百度搜索,百度新聞搜索,Google 博客搜索,你可以在其他可搜索的地方搜索一下這個關鍵詞。

      看到這樣的語句,你的感覺是怎樣呢?或許需要先深呼吸一下……

      或許你現在也還在使用,如果現在沒有使用,以前肯定使用過,就在小學時的“概括中心思想”之中。“文章的中心思想”也是一個空洞乏味惡心的的事,我們都知道有一個唯一的正確答案,在老師的那本教學參考書之中(一般學生也很難搞到),而我們“概括中心思想”這個過程就是猜的過程,猜著猜著就形成了套路,自然能夠猜到那個教學參考書之中的“唯一正確答案”,至于除了這個答題之外的,比如文章的閱讀以及你對這個中心思想的認識,都是被忽略的。

      象征也是如此,比如隨便從上面這些語句中挑選一句,你能體會得到其中的意義嗎?分明是小學老師以訓斥的口氣在灌輸著知識,其實并不是知識,而是一種規矩,不能質疑不能反問的規矩。那么如果質疑和反問呢,比如“鴿子象征著世界和平嗎?”“綠色象征著活力與生命嗎?”……從中不難發現這些問題的無意義性,所以說當你在設計說明上寫下“××象征著××”之時,試問一下自己是否為了客套而客套,說一些無意義的話,當你看到這樣的描述的時候,不妨體會一下自己的感受——腦袋里的甚至胃里的。

      “象征”已經死了,或者心平氣和一點說,“象征”已經消失了,人們使用它,只不過是慣性或者客套或者忽悠,不管動機如何都會讓我們感到惡心。

      象征在維基百科的解釋:象征,是指以具體的事物或形象來間接表現抽象或其他事物的觀念。(如中國的“紅顏”一詞象征美麗的女子)希臘動詞Symballein,意即“匯集”(To put together),其名詞則是Symbolon。 在中國,象征是一種修辭法。……任何一種抽象的觀念、情感、看不見的事物,不直接予以指明,而透過某種社會大眾所認可的意象為媒介,間接加以陳述的表達方式,名之為“象征”。在語言、藝術、文學和其它領域,“象征”(Symbol)一詞有悠久但分歧的歷史。象征(Symbol)與標志(Sign、Emblem)、隱喻(metaphor)、或諷喻(Allegory)的意義不盡相同。

      象征在百度百科的解釋:藝術創作的基本藝術手法之一。指借助于某一具體事物的外在特征,寄寓藝術家某種深邃的思想,或表達某種富有特殊意義的事理的藝術手法。……“象征”這一詞最早出現在古希臘文中,意為“一剖為二,各執一半的木制信物”,但隨著詞意的不斷衍生,如今的“象征”的意義漸漸的演變為以一種形式代表一種抽象事物。

      象征作為一種修辭手法來說,本身并沒有美丑善惡,那為什么我們會對“××象征××”之類的語句覺得惡心呢?所以,我們討論“象征已死”并不是針對這一種修辭手法的本身,而是它的使用,以及與之相應的一些背景變化是值得我們討論的。

      象征作為一種表達方式,如上面解釋所說,需要一個中介,在設計中這個中介更多就是“形式語言”,那么保證所要表達的“抽象或其他事物的觀念”“藝術家某種深邃的思想”能夠傳達出去,就必須保證受眾能夠破譯出,能夠理解,能夠感同身受。比如基于共同的文化心理等,就能夠有這種語匯的儲存,如果更廣一下,也許就是人類共同的感知能力,比如形式美的感知等等。

      那么如果創作造者與受眾的語匯不相合的時候,使用象征會出現怎樣的情形呢?那么創作者就需要解釋,也就是像我們的“設計說明”這一些。文字解釋就可以分成是灌輸式教育,還是啟發式的交流。當一個非語言類的象征需要用語言來解釋的時候,象征在此也就沒有多少意義了,只會讓原來的蒼白變得更加蒼白。象征不是一種直接的表達,所以它的交流也是不在表面的,類似我們說的“心照不宣”,一旦你將其說出來,尤其是用語言,用一種灌輸式的語言說出來的時候,是多么的“長舌婦”啊。

      象征往往將不易表達傳遞的抽象的東西通過具體的東西表達出來,這就很容易和“符號”聯系在一起,而當人們面對符號的時候,如果沒有出現交流的跡象,那么就很少會有質疑,通常會是默認甚至膜拜。這也就是為什么有時候,象征比較唬人的原因。象征能夠傳達抽象的、精神的、甚至說是高尚的東西,所以人們喜歡用,尤其是社會主義國家,簡直就是泛濫。比如到處可以見的具有集體標志性的東西,宣傳資料、海報設計、雕塑、建筑等等,都在用一種精神指引著,這種精神是灌輸而來的。而當象征這種手段成為一種套路,人人套用的時候,就顯出它的“惡俗”,就像我們看到這些“××象征著××”這些語句之時的感覺一樣,CCTV的感覺。除了如前一篇文章說的把套路的使用來當作設計之外,就是胡亂的象征,牽強附會,表面文章,連自己都不認同那些東西,這樣做只不過這是套路。

      那些象征的意義有意義嗎?意義重要嗎?

      真誠自然地表達,修辭隨之而來。

《iDESIGN 13》


guangzhou torch

 

2010廣州亞運會火炬《潮流》

      另外一個是《進取》,因為相差太大,如果沒有特殊情況,應該是這個《潮流》入選吧。如果拋開設計說明,以及結合現實,比如官員的喜好,《潮流》是一個安全的設計。大圖可以見這。從奧運火炬開始,到這個亞運火炬,我們可以感受得到這種豐富或者繁復,這是張藝謀的喜好,但真是當代中國人的喜好嗎?


zune hd

Zune HD

      我們在簡報第8期中也說到了 Zune HD,在 iDESIGN 上也提及了不少,現在 Zune HD 已經上市,而目前在限于美國銷售,沒到一周時間據說大部分銷售點已將缺貨,各大網站的評測文章已經出來了,比如 Gizmodo,Engadget,Appleinsider 整理的一些主流媒體評測觀點, ifixit 的拆解 等等。

      我們如此關注 Zune HD,不是因為它是如何的驚世駭俗,而是面對 Apple 的 iPod 的進取之心以及從設計中表現出的一些策略對我們的啟示,同時還有 Zune 前幾代失敗的歷史做參考,足以提供給我們不少分析的素材。如何在一個有著覺得領導地位產品統治的情形下找到自己的道路。


AIGA china

AIGA 中國的網站

      AIGA 在中央美術學院設立了辦事處,推動中美兩國設計師建立起更為緊密的專業聯系和跨文化理解。他們引進了 AIGA 的豐富的資源,目前在網站了可以看到他們翻譯了很多 VOICE 的文章,有很多文章都值得一看,比如這一片非常詳盡的長文《海維提卡字體和紐約市地鐵 (近乎) 真實的故事》。

      另外還有:《設計搖滾主義》談論了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就是設計的形式和功能。《終點在哪里?探究設計之成功》,或許會給人的個人設計職業生涯帶來一些鼓勵。《少設計,多思考》、《當設計遭遇調研》、《法國平面設計: 自相矛盾之詞》等等


Frank Gehry Counseling Center of the Danish Cancer Society

Frank Gehry 的丹麥癌癥學會輔導中心

      thomas mayer_ archive 貼出了145張丹麥癌癥學會輔導中心的照片,Counseling Center of the Danish Cancer Society 由 Frank Gehry 設計,在丹麥建筑師 Rudolf Clausen 1908年的建筑上改建而成,保留了墻壁和窗,加高的兩層有著獨立的支撐玻璃外殼,內部沒有任何的門,如同散落一堆的木頭搭建而成的錯落有致的空間,和他的 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2008 一樣,有時看上去覺得很松弛,或者說沒有愉悅感,但有時又覺得不錯。而這一個建筑內部與外部的連接,新建筑和老建筑的搭配,木頭和玻璃的配合,讓喜愛的程度加深。


unpolished young design from poland

粗礪—波蘭年輕設計展

      我喜歡 Polish (打磨)這個詞,也喜歡 Unpolished (粗礪,未經打磨的)這個詞。unpolished’ – young design from poland 由 Pawel Grobelny 和 Agnieska Jacobson 策劃, 組織了16個波蘭的設計師和團隊,作為布魯塞爾設計9月的一部分在波蘭 stalowa wola 的 regional museum 展出。上圖展出的兩個作品也比較熟悉了,GOGO Design 的 log radio,Malafor Small Laboratory of Forms 的 Trunk。


Chulha Stove

關于那些“有愛的設計”的討論

      上圖是 Chulha Stove,來自Philips,2009 INDEX Award 的獲獎作品。

      所謂“有愛的設計”,包含“為弱勢群體的設計”,“為90%的人們而作的設計”,“為第三世界而作的設計”,為“設計改變世界”而作的設計……,關于這個主題,在 iDESIGN 有很多討論,比如這里,這里。

      我想這些有愛的設計首先是需要肯定的,即在考慮這些個設計是否發揮作用之前,道德值得稱贊,視角值得學習,它的宣傳和傳播的力量值得肯定,對更多設計師的啟發和激勵是值得弘揚的,如果一個設計并不在乎它的最終功用,如果能在設計這個行為上將上述的幾大功能強化,本身就是一件好的作品。

      但如果我們朝著“這些設計是否真的有功用”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更廣闊的領地討論,而此時的討論,應該將此前這個行為本身的功用拋棄,比如我們不能因為這個行為有愛,而無止境的給這個設計本身加分,或者忽視了在“是否有用”這方面的探索,畢竟這些設計最終的目的不只是為了傳播愛,而是要看它的作用發揮。我覺得作為設計師,就更應該主動拋棄前面說的一些,比如不是追求潮流、時尚、道德高尚。而且如何將自己從個人受限的眼界及能力從跳出來,去考慮大眾、社會這個mass,讓自己的設計不是只為自己調研對象一時所用,而可以切實的擴展到整個群體,發揮出設計功用,以及對這一群體在社會中的深層次的思考。更多大家的看法,可以來 iDESIGN 。

      Design Altruism Project 不久前也有一篇文章對此類設計的質疑,與此相關的還有一個詞語就是: design activism 設計行動主義,用設計參與到社會活動之中,我想這在目前中國是新興的,因為諸如自我意識以及公民社會之類剛開始成長,而設計作為一種參與和行動的手段,有它的獨特性,比如傳播力、潛移默化的改變力量或者藝術的協調能力等。

14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4399欢乐斗地主下载安装